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司法行政 >> 正文

破解“低龄犯罪”路在何方?

发布日期:2016-8-29 13:29 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编辑:http://www.cqnet110.gov.cn 阅读:

“广西13岁少年杀3人”“四川13岁少年为抢手机泼汽油烧伤女教师”,近期这两则未成年人恶性刑事案件引发公众担忧。因为按照我国刑法,未满 14周岁的未成年人不承担刑事责任。前者由广西未成年犯管教所执行为期3年的收容教养,后者因为当地没有少管所等机构,由父母在家看守。

破解“低龄犯罪”路在何方?

结合近年来频频发生的少年暴力犯罪案件、校园暴力事件,“低龄重罪不担刑责”屡屡引发公众对于“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讨论。对这一问题,法律专家和代表怎么看呢?记者就此问题进行了梳理。

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是必要的,应开展论证

早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就有全国人大代表建言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对少年施暴者加以刑法制裁。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刘晓翠就曾表示:“法律应当保护遵纪守法的好孩子,对那些施暴者也要有相应的制裁,有必要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对少年施暴者进行刑法惩处。”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态学研究所所长张大勇也认为:“这些施暴的孩子未受到法律的惩治,如果领回去家长能认真管教倒也好, 如果不能有效管教,又流落到社会上,带来的危害更大。”同时,他也表示:“降低现行刑事责任年龄是必要的,但降到多少岁合适,却需要有关部门认真调查研究 论证。”

还有不少社会公众认为,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未成年人的心智状况比以前更加成熟,目前法律对于刑责年龄的规定已经不能符合当前未成年人心智状况发展的现实。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法律研究所所长郭开元此前表示:“我原本也坚决反对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但在调研湖南省邵东县杀师案时发现,几个孩子的作案手 法表现出很强的反侦查能力,连侦查人员都误以为是老手作案。”他认为,立法机关应该启动是否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调查;即使不降低,也应该通过其他措施弥 补,比如规定“恶意补足年龄”等例外条款对犯罪进行有效惩治。

降低刑责年龄并非解决“低龄犯罪”的良方

而与上述观点不一样的是,很多代表专家认为降低刑责年龄并不能有效解决目前我国所遇到的“低龄犯罪”问题。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律师赵辉认为,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归根结底是社会原因。尤其我国目前正处于社会转型期,这导致未成年人受到伤害继而 伤害他人的情况很多。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往往既是社会的危害者,也是不良环境的受害者,单纯降低刑事责任年龄解决不了未成年人犯罪的问题。

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教授杨兴培表示不应轻易调整、降低现有的刑事责任年龄。“目前我国并没有对14周岁以下未成年人犯罪情况作系统的统计,不知道犯案的具体数量,只是看到几个极端案例,不能单纯地以偏概全,以此作为修改刑事责任年龄的依据。”

“如果13岁孩子杀人,我们就把刑事责任年龄降到13岁。又出现一个12岁的孩子犯罪,再降到12岁。我们还有10岁摔童案……如果按照这个思 路去定刑事责任年龄,是完全不具有可操作性的。”上海政法学院刑事司法学院院长、上海市法学会未成年人法研究会会长姚建龙认为单纯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也是不 理性的,如果过早让孩子接受刑法处罚,贴上罪犯标签,不利于其成长,也不利于社会稳定。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委员涂文涛也认为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主要是事后惩治,起到的是威慑作用,而对于减少未成年人犯罪来说,效果甚微。“我不主张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不要动辄就动用刑法,它对人是一辈子的影响,还是应以教育帮助为主。”

不断增加的“低龄犯罪”问题该如何破解?

除了降低刑事责任年龄这一选择,面对当前低龄儿童违法犯罪增加的事实,我们还能采取何种措施进行有效预防及干预?各位专家也给出了一些值得参考的解决方案。

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少年司法专业委员会主任宋英辉表示,为有效解决未成年人犯罪后没人管、没地方去的问题,可以建立分层级专门学校 制度。“对于有严重不良行为的学生,如杀人、重伤害、强奸等,但未到追究刑事责任的年龄,应该采取较为严格的管束,配备专业心理人员、社工,对学生进行心 理疏导和行为干预。”

“对犯罪的未成年人如何管理?现在最大问题是两个极端,第一是一罚了之,第二是一放了之,缺乏中间的过渡措施。”姚建龙表示,国外少年司法制度 有“宽容而不纵容”的价值趋向。宽容指刑法宽容,不纵容就是要用“以教代刑”替代措施。“刑事责任年龄往上提,下面的空间交给少年司法管,可用保护处分措 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建议我国建立类似的保护处分制度。”

“如果想做好预防青少年犯罪的工作,应该是家庭、学校、社会合力,扩大对青少年犯罪的事前干预、社会控制和帮教的范围,从源头上进行预防和纠正。”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律师赵辉表示。

而这个方案与中国政法大学青少年犯罪与少年司法研究中心主任皮艺军不谋而合,他建议对于未成年人暴力犯罪,应该要转变观念,从它还很微小、不严 重的时候就要及时关注和制止。“应鼓励一些社会保护组织和社会支持系统参与到未成年人保护工作中来。支持和欢迎志愿者队伍、社会工作者等直接参与社区矫正 和帮教少年犯的工作,同时让未成年人多参加社区服务活动,这有利于对他们社会公德意识的培养。”

(资料来源:新华网、澎湃新闻网、央广网、中国经济周刊)


下一篇:王宝强前经纪人宋喆离婚案开庭 女方称仍相信爱情   上一篇:国务院第三次大督查近日全面启动 覆盖全国31个省

热门关键词:破解“低龄犯罪”路在何方?

更多为你说法新媒体跨屏互动新栏目

法律知识
  • 全国法制宣传日
  • 法治在线
  • 法律
  • 法律讲堂

资讯快报随时随地关注您身边的法律纠纷

最多关注随时随地关注您身边的法律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