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制聚焦 >> 法制新闻 >> 正文

杀人嫌犯的16年漂白之路:从扫地僧到名寺住持

发布日期:2016-8-31 13:41 来源:新京报 编辑:杨静茹 阅读:

8月20日下午,龙兴寺大门后的一条石板路。释广闻曾每天从这里经过。

    8月20日下午,龙兴寺大门后的一条石板路。释广闻曾每天从这里经过。新京报记者 杨静茹 摄

8月12日上午,释广闻被警方带走

8月12日上午,释广闻被警方带走。视频截图

毫无预兆,8月12日上午,多名警察来到安徽滁州凤阳县龙兴寺,把住持释广闻押上了一辆黑色轿车。

这是安徽蚌埠警方实施的一次抓捕行动。被带走时,释广闻身着白色宽松上衣、黄色僧袍裤子,没有任何反抗,表情平静。

从此,他苦心隐藏十六年的身份曝光——在逃杀人疑犯。

警方对释广闻进行了就地突审,释广闻当场承认了自己过去的身份和犯罪事实。

多个信源告诉新京报记者,2000年11月,他涉嫌伙同4人,杀死3人,从黑龙江逃至安徽,改名换姓,辗转两个寺庙,最终在龙兴寺扎根,并从扫地僧做到寺庙住持、县佛教协会会长,成为当地佛教界颇具影响力的一位人物。

“所有人都很诧异”,凤阳县民族宗教事务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我听他口音跟当地人一样,工作中也肯干,很负责任的一个人,谁能想到他有这种事?”

三条人命

8月20日,星期六下午,龙兴寺的临街大门只开了三分之一,游人不多,检票处的工作人员靠在桌边打盹。龙兴寺位于凤阳县城,前身是朱元璋出家礼佛的皇觉寺。

住持释广闻被带走第二天,省、市佛教协会调来了新的临时负责人,果敬法师。一个多星期以来,果敬极力维护寺院日常运行及僧人生活不受影响,“佛门本是清净地,原本的秩序因为这样一件事被打乱了,我不想让别人一提起龙兴寺就想起杀人犯。”果敬说。

寺里的僧众对释广闻的过往知之甚少,相处多年,只知他是东北人,从未见他回过家或与家人联系,更不知这个身高1米72,身宽体胖的出家人,是一名身背命案的逃犯。

知情人透露,释广闻原名张立伟,黑龙江大庆人。十六年前,2000年11月8日晚11点半,张立伟涉嫌伙同四人,携带管制手枪和尖刀闯入大庆市萨尔图区的一家俱乐部,用刀捅死三人。

杀人后,张立伟逃脱,成为警方悬赏缉拿的通缉犯。不过,16年来,他从大庆逃至安徽,漂白了身份,有了新户籍,更名孙洪涛。

安徽池州九华山百岁宫的一位僧人向新京报记者回忆,2001年2月11日,两男一女来到了寺里,作为香客在寺中借住两日。这三人便是张立伟以及他的父亲、姐姐。

据百岁宫当年的寺庙留住登记簿显示,三人只登记了张立伟父亲一个人的身份信息,紧挨着的下一行姓名栏写了“孙洪”两个字。百岁宫方丈慧庆法师说,“他们一起来的几个人登记一个身份证就行,所以他应该是写了两个字又划掉了。”

慧庆法师现任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安徽省佛教协会第一副会长,曾同时担任包括凤阳县龙兴寺在内的安徽省十多 座寺庙的住持。8月12日释广闻被带走后,有报道称张立伟2000年在九华山出家,拜慧庆为师。慧庆否认了这个说法,“他跟我没有相干。”慧庆法师把 2000年前后的百岁宫出家登记本翻出来,记者在上面没有看到张立伟或孙洪涛的名字。

张立伟虽未在百岁宫出家,但据寺里一位出家多年的僧人介绍,张立伟2001年曾在百岁宫待过一段时间,一开始在厨房帮厨,后来在景区门口卖票检票。

这位僧人印象中,张立伟性格豪爽,爱说爱笑,跟周围人关系都很好。“他也没有刻意低调,看不出有什么不正常。”

这位僧人记得,大概大半年以后,张立伟在景区入口检票,与拒绝购票的游客发生冲突,随后离开百岁宫去了龙兴寺。

洗白与发迹

2002年,张立伟来到凤阳龙兴寺,过上了一般在逃嫌疑人不敢奢望的安定生活,甚至逐步走上自己人生的巅峰。

张立伟如何通过审查在龙兴寺顺利出家?慧庆法师当时是龙兴寺的住持,但他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当年同时担任十多座寺院住持,除百岁宫外,其他各个寺院实际负责日常事务的都另有其人。“当时(龙兴寺)当家的我也不知道是谁了。”

慧庆表示,他了解到,张立伟未曾正式拜师,在龙兴寺私自剃头出家,并给自己起了法号释广闻。

1993年10月起施行的《全国汉传佛教寺院管理办法》规定:出家须本人自愿,父母许可,家庭同意。寺院对要 求出家的人,需查明身份来历、认定符合出家条件,方可接受留寺。经一年以上考察合格,才能正式剃度。皈依的人,还需填表登记个人姓名、简历及介绍人等,交 寺院保存。

慧庆坦言,2000年的时候,寺院对出家人的审核没有这么严格,一般只需查验登记身份证。

据寺里的僧人回忆,释广闻起初只是扫地僧,因为人缘好、会管理,后来做到殿堂主管、客堂师父,负责的事务越来越多。

在县民宗局工作人员印象中,2007年前后,龙兴寺大大小小的事就开始由释广闻出面打理。当年,他当选为凤阳县政协委员。

2008年,在龙兴寺一步步发迹的逃犯张立伟,完成了身份洗白的最后一步——2008年3月11日,张立伟以孙洪涛之名在阜阳市公安局颍州区马寨派出所取得了户籍。

同年,他成为滁州市佛教协会副会长、滁州市政协委员。

新京报记者致电马寨派出所,相关负责人表示对此事并不知情。

2011年,释广闻作为寺庙主要教职人员要在县民族宗教事务局备案。民宗局工作人员说,“当时我们查验了孙洪涛的户籍和身份信息,和他本人比对没有任何出入。”

2014年,通过寺院僧众推选,前任住持推荐,凤阳县佛教协会审核以及凤阳县民宗局备案,释广闻成为龙兴寺住持。

当地人称,释广闻成为住持之前,龙兴寺建筑破败,“都是低矮老旧的屋子。”释广闻成为住持后,修缮了寺庙大门口的牌坊、客房和斋房,化缘筹款新建了七佛宝塔、地藏王殿、五百罗汉堂龙兴书院文化长廊。

2015年6月,滁州市佛教协会第三次代表会上,释广闻受大会委托致开幕词;2016年3月,凤阳县佛教协会第三次代表会上,释广闻当选为凤阳县佛教协会会长。

“赎罪?”

在日常生活中,释广闻并没有刻意回避与外界的接触以减少曝光,相反,他积极参与公共事务,频繁出席寺庙内外大小活动。

他曾与九华山百岁宫方丈慧庆法师、龙兴寺现住持果敬法师共同出席2015年安徽省九华山百岁宫三坛大戒法会、安徽省宿州市地藏禅寺奠基庆典法会等活动。

“他平时出门都是坐小车,没什么查验身份的地方,不容易暴露。”寺庙里的一位工作人员说,“他这次是去办出国手续,照相按手印的时候被发现了案底。”

据当地媒体报道,8月10日,蚌埠市公安局龙子湖分局刑侦大队重案队通过人像对比,确认孙洪涛就是大庆市网上通缉的命案逃犯张立伟。

龙兴寺景区门卫印象中,住持每天过来过去都会打招呼。他说,释广闻在龙兴寺30多名僧人中口碑尚可,为大家改善了居住生活条件和相关待遇。

据安徽省民族宗教事务局官方网站介绍:龙兴寺多年来在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以及助学敬老等公益事业中慷慨解囊达百万元。

凤阳县民宗局工作人员说,从2015年起,释广闻开始资助两个失去父母的农村贫困儿童,按月打生活补助,“他说要资助到两个孩子大学毕业。”

慧庆法师说,“他出家以后没有做过违反国家法律、危害社会的事,他做这些好事,应该是在赎罪。”

龙兴寺依一座小山而建,对面是凤阳县汽车站。从闹市中的大门进去,要走一段十分钟的上坡路才能看到庙宇。这是一条长达一公里的石板小路,两侧草丛茂密,行道树交相掩映,不时传来蝉鸣鸟叫,衬得古寺更显清净深幽。

这条路张立伟走了十五年,穿梭于尘世与空门之间。果敬法师说:“一年、十年、十几年,他一直在这里修行,在这个期间确实为寺院做了很多事情,这些事情都是为人所赞赏的,这个时候,你认为功过能相抵吗?”

龙兴寺隔壁是福寿庵,清朝时来龙兴寺拜谒的女眷会在这里休息。这里的低矮逼仄与龙兴寺的宏伟气派像是两个世界。庵里的一位老师父甚至不知道隔壁住持被抓。听到这个新闻,她叹了口气说:“佛教我们忏悔,他如果诚心忏悔,应该去自首。”

下一篇:不喝茶也要收费?这是怎样的“霸王条款”   上一篇:不能忽略案件之外的追问

热门关键词:杀人嫌犯的16年漂白之路:从扫地僧到名寺住持

更多为你说法新媒体跨屏互动新栏目

法律知识
  • 全国法制宣传日
  • 法治在线
  • 法律
  • 法律讲堂

资讯快报随时随地关注您身边的法律纠纷

最多关注随时随地关注您身边的法律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