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制聚焦 >> 法制新闻 >> 正文

"二孩"致北京医院产科建档难 号贩子雇人凌晨排队抢号源

发布日期:2016-8-29 13:20 来源:京华时报 编辑:http://www.cqnet110.gov.cn 阅读:

今年是“全面二孩”放开后的第一年,又逢猴年。此前,北京市卫计委曾预测,今年北京预计将迎来30万“猴宝宝”,分娩量创历史新高。今年已过大半, 目前北京各大医院妇产科的情况如何?连日来,京华时报记者探访了北京部分三甲医院、综合医院、二级医院等发现,多家医院持续出现建档难。为挂产科号,不少 人拿着小板凳熬夜排队,仍没有抢到号源;不少北京孕妇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去河北的医院生产。与此同时,在今年北京出重拳严打号贩子的背景之下,不少热门妇产 医院仍有号贩子活动,甚至开出了上万元的建档费用。

"二孩"致北京医院产科建档难 号贩子雇人凌晨排队抢号源

□探访 

明年4月前预产建档已满 

据了解,“建档”是医院接收孕妇的标志,建上档意味着平时产检和生育床位得到保证。 

8月25日上午,记者来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了解孕妇建档情况。在该院妇产科门诊前,记者看到,大厅内挤满了前来看病、挂号的人。 

前来该院做产检的樊女士告诉记者,她在今年1月份怀孕,预产期是10月份。在孩子6周的时候,曾在该院做产检,当时医生告诉她8到12周来建 档,可是等到孩子8周的时候,她过来发现已经建不上档案。“后来,我又去朝阳医院咨询,被告知建档人数也已经满了,就回到家附近的一个二级医院建了档 案。”樊女士表示,这次是在建档的医院检查出有点问题,来北大人民医院做一个复查。 

记者注意到,该院妇产科大厅贴出的通知显示:“2017年4月20日之前预产期的建档名额已满。” 

2017年1月28日是农历丁酉年(鸡年)春节。按照预产期计算器推算,假如末次月经在4月23日,那么预产期就是1月28日(春节);假如末 次月经是7月14日,那么预产期是在4月20日,也就是说,末次月经在7月14日以前的孕妇,在北大人民医院已经建不上档案。 

随后,记者又前往北医三院、积水潭回龙观分院、北京市垂杨柳医院等多家医院,发现预产期为明年4月之前的建档名额已满。

凌晨1点排队也没抢到号 

作为全国知名的综合性专科医院,北京妇产医院一直是育龄女性产检生娃的上选。8月25日下午,记者来到北京妇产医院东院探访发现,医院产科号源 到9月底已经约满。此外,在一层产科门诊前贴出的通知显示:“因产科床位有限,预产期2017年3月之前(含3月)停止建档。”通知时间为8月2日。 

记者了解发现,来该院的孕妇分为两类。一类是在该院已经建上档案,且建档的日期较早;一类是在外院建档,但是由于某项检查有问题来妇产医院进行复查的。但是来妇产医院复查的这部分孕妇挂号特别难,不少人将目光瞄准“特需号”。 

北京妇产医院的特需号是每天早上7点放号,周六周日只有半天号源。为挂上特需号,不少人在前一天下午就开始排队等待挂号。 

8月27日凌晨4时许,记者来到北京妇产医院,发现门诊一层缴费大厅已经临时改成了挂号大厅。在挂号窗口前,现场已经来了35个人。这些人有的坐在小板凳上,甚至还有的挺着大肚子站在队伍中间。 

家住西坝河的魏女士目前已经怀孕6个月,此次是来妇产医院做复查。据她介绍,为了抢到号源,她和老公晚上12点多就来了。“老公来的时候前面已 经排了几个人,他排队,我就在车里半躺着眯了几个小时,现在替他排一会儿。虽然很辛苦,可是没办法,要是今天能挂上号,上午就可以做检查了。”魏女士 说。 

“今天产科就放1个号,他们根本排不上。”听到魏女士说话,排在队伍第一个的男子说道,“26日下午我就来了,5点钟挂号大厅一开门就抢到第一个。” 

早上7点整,记者看到挂号处打开窗口,不到1分钟,第一个产科号被排在队伍最前面的男子挂上。这时,负责挂号的医生喊道,“产科的号已经挂完”。记者看到,不少想挂产科的人遗憾离开。 

□发现 

号贩子雇人凌晨排队抢号源 

记者了解发现,虽然第一名男子抢到了号源,却不是帮自己家人挂号的。他挂上号以后,就有一名头戴鸭舌帽的女子带着一名孕妇走上前,这名男子将医保卡和号交给了他们。 

随后,记者以怀孕6周也需要挂号的理由询问这名男子可否帮忙挂号。他指了指刚才跟他说话的戴鸭舌帽女子,“我和她是一伙的,你去找她,我是她雇来负责排队的。我不能直接和你交易。”这名男子告诉记者,他是东北人,在北京有工作,帮人挂号只是一个兼职。 

这时,排在队伍第7位的王先生走过来,他熬夜一宿也没能帮妻子挂上号。“在这儿排队的人都知道他是号贩子,但也都敢怒不敢言。他们来得早,保安早已经把次序做了登记,你根本不敢跟他们争。”王先生有些无奈。 

上述男子听到后笑着说,“排在第二到第四的也都是我们的人。我们挂不挂得上也是靠运气,如果放的号多,我们都能挂上,如果放的号少,像今天就一个,我们的人也是挂不上,白辛苦。” 

自称“医院有人”建档费高至万元 

“你给我钱,我帮你搞定,你是挂号还是建档啊?”看到记者在跟男子说话,鸭舌帽女子凑上来,将记者拉到大厅外,熟练地介绍起业务。 

“网上9月的号源都没有了,现场只放一个号,你能帮我搞定吗?”记者问道。看记者不相信,鸭舌帽女子打开微信,迅速地点击了一个名为“北京各大医院号源信息”的网页给记者看。记者在该网页看到,上面显示各个医院产科每周一到周日医生出诊的信息。 

鸭舌帽女子说,“你看,妇产医院产科今天就一个医生,是不是?你根本就挂不上,你交给姐,明天就能让你看到医生。” 

“你怎么能够搞到号,是买的机器在机器上抢的吗?”见记者不相信,鸭舌帽女子挥一挥手,说道,“我们不搞那一套,我们在医院有人,你放心吧。你可以先把医保卡给我,等你见到医生,做了检查再给我钱都行。” 

“我还是不相信,你说有人,是谁?”记者接着问道。鸭舌帽女子一仰头,“那不能告诉你。” 

随后,记者问鸭舌帽女子建档需要多少费用时,鸭舌帽女子表示,“月份越大,费用越高。你现在怀孕6周,预产期得明年4月左右,连挂号、建档姐收你3000块钱。” 

记者表示费用太高,能不能再便宜一点。鸭舌帽女子随即拿出手机打开微信聊天记录。指着给她转账1万元的名为“王姐”的备注称,“你看,前天我才帮人搞定的,收了1万元。我跟你没多要。”

□探因 

孕妇多号源少“双难”叠加 

排了一晚上队,也挂不上号,为什么? 

北京妇产医院导医台值班护士告诉记者,虽然排了一晚上,但由于号源紧缺,不是每位孕妇都能成功挂上。她告诉记者,今年来医院生产的孕妇比往年增多,有的孕妇可能怀孕三四个月才发现,这样的情况在这儿很难建上档。 

此外,如果预产期在3月以后,理论上是可以在这里建档,但是由于首先需要先挂一个医生的号做产检,如果挂不上号要想建档也特别难。 

“挂号时,医院不显示医生的姓名,当使用其它预约或者挂号的方式进行预约时,可能产生未将孕妇分配到对应科室的情况,在此种情况下,其它科室是 不予就诊的。同时,此前在这里建上档案的孕妇,医生会给他们预约下一次产检的号源。因此,号源特别紧张。”据她介绍,另一个原因是今年来医院生产的人太 多。 

上述护士说道,如果孕妇是在别的医院建档在这里做复查,假如没有内部转诊,挂号也很难。“因为医院的号源有限,为了保证质量,所以每天放多少号都是有限定的。” 

相比于现场排队挂号,如今不少医院开通了网上预约挂号平台,患者通过手机APP或微信均可预约挂号,但孕妇建档仍然面临一号难求的情况。 

今年28岁的王女士即将今年迎来第一个宝宝,在查出怀孕半个月后,便决定尽早建档。据王女士介绍,因为北京妇产医院知名度高,所以就想在这里建档。 

“我老公去妇产医院熬了两夜也没有挂上号,所以我们就打算在北京114预约挂号平台上挂号,9点放号,我们9点整进去,就发现到9月30号的号源已经挂满了。” 

“普通门诊和特需门诊开放挂号时间虽然是早上,如果要是自己去挂号,至少要当天凌晨的3点到4点就去排队,如果等到快开放时再去排就晚了。”北京妇产医院在窗口挂号的医生称,“如果是用APP抢,抢着了就有,抢不到就没有了。” 

□变化 

北京孕妇转向燕郊生娃 

记者连日探访发现,由于北京各大医院建档紧张,不少北京孕妇无奈之下只能转向到河北燕郊生娃。8月26日上午,记者在国贸附近乘坐817路公交车前往河北燕达医院时,遇到一名在国贸附近上班的孕妇。她告诉记者,自己姓段,今年32岁,目前胎儿已经8个月。 

在怀孕4个多月的时候,她去通州妇幼保健院建档,发现名额已满,随后又去了朝阳医院,也没有建上档。后来听说河北燕达医院人少,就过去试一试。没想到很快就建了档。 

随后,记者来到位于燕郊的河北燕达医院。与北京大医院里到处都是人的场景不同,这里的患者不多,二层的妇产科门口坐着七八个孕妇。 

预产期在今年10月份的李女士告诉记者,她今年生的是第二胎。老大是个女儿,已经7岁了。平时和老公在北京工作,但房子买在河北,家距离燕达医院一公里左右。 

李女士介绍,她在怀老大3个多月时在北京妇产医院建的档。所以这次怀老二时就没太担心建档的事。没想到,等她发现怀孕已有一个多月去妇产医院建档时已经建不上了。 

李女士表示,在燕郊医院建档人少,不用排长队,但是生孩子报销比较麻烦。“在北京生一个孩子顺产的话是8000多,而且可以实报实销,但是这里需要先垫付1万多,然后再拿着相关材料去单位报销,比较麻烦。” 

燕达医院北京孕妇增3倍 

河北燕达医院妇儿中心经营主任柴涛表示,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燕达医院妇产科孕妇的分娩总量超出3倍左右,个别月份像9月预计要突破4倍。而生二胎的占到70%左右。 

其中,在北京上班的孕妇占总量的三分之二左右。假如孕妇有150个的话,有100个是在北京上班的。 

柴涛介绍,燕达医院孕妇的特点是在北京上班但是在燕郊住。“从每个月的分娩量和建档量来看,以今年4月份当月为例,分娩量是144例,建档一般 比实际分娩量多30个左右,且基本上都是在北京上班在河北住的。此外,我们这边给孕妇建档比较宽松,不像北京有严格的控制,一般来讲能来的尽量收。而且, 产检的模板和朝阳医院、北京妇产医院都是统一的,从8周建档到40周分娩,一般要查13次左右的产检。” 

在医院的病房优势上,柴涛告诉记者,燕达医院的产科病房比较宽松,没有那么紧张。“医院分为普通病区和西病区。普通产科病区是一个房间两张床, 但是房间比北京医院的房间大2到3平米。西病区是专门为产科准备的,共有17间,一个房间一张床,里面有彩电冰箱、微波炉、沙发等,类似于一个小型宾 馆。” 

柴涛表示,之所以北京的孕妇前来河北燕达医院生孩子,是因为燕达医院是京津冀一体化的试点医院,与朝阳妇产科是共建关系,是三级医院。而且跟天坛医院、首都儿研所、北京中医医院都是共建医院。 

记者了解到,早在2014年11月,燕达医院就已纳入北京区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定点医疗机构,报销范围和项目统一按照北京市各区县现行政策规定 执行。随着京津冀三地异地就医即时结算平台建设即将完成,预计到今年10月1日将有望在京津冀实现异地就医即时结算。这对于到燕郊生孩子的北京孕妇来说, 也将是一大利好。

□应对 

助产机构每周报告空床数 

据国家卫计委统计数据显示,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后,目前1.4亿已生育一孩的已婚育龄妇女中,新增可生育二孩目标人群约9000万,其中40 至49岁人群占50%。此前,市卫计委曾预测,今年北京预计将迎来30万“猴宝宝”,比常年多出生约6万,分娩量创历史新高,其中新出生人口中30%左右 为二孩。 

但市卫计委坦言,全市的助产服务资源总量和优质资源相对不足。截至2015年底,北京共有助产机构129家,产科床位4907张,从事产科工作 人员7033人。根据国家床位周转率标准,若要保障高峰月份分娩,产科床位和工作人员都存在缺口。据统计,2015年下半年,北京孕妇建档数比上年同期增 加40%以上,而今年2月起,连续6个月月建档数超过3万。 

为缓解生育分娩压力,市卫计委要求各助产机构加强产科建设,并提出切实可行的方案。通过调整床位资源,增加产科床位供给,并相应增加产科医护人员配置和产科门诊建档数量,优先保证本区常住孕妇建档分娩。 

针对目前有孕妇跑了几家医院建不上档的问题,市卫计委老年与妇幼健康服务处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后孕妇在社区建立母子健康手册时,就能了解辖区还 有哪家医院有空档,可以接收。据介绍,目前,卫生计生部门已经调整了信息化报送内容,要求各个助产机构要每周报告空床数,有没有接收孕产妇能力等情况。 

政府或购民营助产服务 

此外,今年,本市还将建立市、区危重新生儿救治转诊网络,各区将加强辖区危重新生儿抢救指定医院能力建设,完善危重新生儿转会诊管理制度。同时,实施孕产妇危重症个案网上申报,加强孕产妇妊娠风险评估和高危孕产妇专案管理。 

市卫计委还透露,必要时将启动政府购买民营机构助产服务,增加资源供给。目前,具体方案正在研究中。不过,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只有当二三级公立 助产机构的接收能力达到100%,完全饱和才会考虑购买民营机构助产服务。通过政府引导、宣传、建立转诊关系,引导孕妇到民营机构分娩。而在价格方面,如 果民营机构想参与政府这项服务,需要先降价。具体如何降价,还在研究中。 

□专家观点 

推进分级诊疗让建档更透明 

今年以来,从国家卫计委到北京市卫计委都出台了一系列措施严打号贩子,而面对持续出现的孕妇建档难问题,妇产医院的号贩子仍未绝迹,甚至明目张胆地开出天价建档费,导致这一情况出现的原因是什么? 

医院管理专家左立安表示,一方面,市场有需求,号贩子能挣到钱能获得高额的回报,因此愿意冒这个险。另一方面,虽然有医院可以派保安盯着,但是 真正杜绝号贩子也不太现实。“医院没有执法权,遇到号贩子只能报警或者让保安留意。”左立安进一步补充道,也不排除有些号贩子跟医院是有利益关系的,所以 从根本上杜绝是很困难。 

左立安分析,妇产医院出现挂号难、建档难的问题,首先,这是一个供需矛盾的问题,有的医院人特别少,可以排上号,但是患者不信任,都想去大医 院,所以就导致大医院人满为患。其次,三甲医院的接待能力、床位数、医院团队都是饱和的,患者增多,他们也没有办法。能将在医院建档的孕妇服务好,已经很 不错了。这是供需矛盾和分级诊疗需要解决的问题。 

“破解挂号难的办法还是要靠分级诊疗进一步地推进,慢慢去改变人的意识。”左立安说。 

今年2月,市卫计委提出将制定量化分级预警指标,建立各区建册社区、一二级助产机构、三级助产机构和区级危重孕产妇抢救指定医院网格化对接关 系,明确三级助产机构接诊标准,严格执行孕妇分级建档。左立安认为,应进一步建立精细化的产科门诊管理体系,以更为公开透明的方式建档,对号贩子等非法倒 卖医疗资源的行为,加大督查打击力度。 

关于在外院建档,去大医院复查挂不上号的问题,左立安表示,这还是体系需要完善的问题。他认为,二级医院应该有一个上级医院。患者如果有问题,可以直接预约上级医院的号,二级医院和大医院有绿色通道。将来这方面还是需要去完善。 

他表示,患者需要大医院的帮助,应该是医院和医院需要解决的问题,不能推给患者,患者很难解决这个问题。


下一篇:公寓甲醛超标6倍 因污染退租维权难   上一篇:超市疑似出售过期月饼 一盒月饼俩日期

热门关键词:"二孩"致北京医院产科建档难

更多为你说法新媒体跨屏互动新栏目

法律知识
  • 全国法制宣传日
  • 法治在线
  • 法律
  • 法律讲堂

资讯快报随时随地关注您身边的法律纠纷

最多关注随时随地关注您身边的法律纠纷